政治學家分析,鄒至蕙競選市長先盛後衰有三大原因。(加拿大《世界日報》援引CBC)
  中新網10月11日電 據加拿大《世界日報》編譯報道,很多人對鄒至蕙此次市長競選中先盛後衰感到驚訝和難以理解,其中包括她的眾多支持者。但政治觀察家們說,凡事總是事出有因,鄒至蕙先聲奪人,後來民意支持率日益下降,背後有其深刻原因。
  社會活動家暨鄒至蕙的支持者吳溫溫說鄒至蕙:“她是唯一具有進步的目光和針對婦女、家庭和兒童問題競選綱領的市長候選人,但看來公眾並不在乎這些議題。”
  吳溫溫是在看到鄒至蕙的民意支持率掉落到僅略高於20%的時候,發出上述感嘆的。
  現時鄒至蕙的民意支持率為22%,遠遠落後於莊德利的43%,也低於道格福特的34%。而在7月時,鄒至蕙的支持率是33%,比莊德利的31%和福特的26%都高。
  如果這些民意調查數據可信,又如何解釋由多倫多教育委員、市議員、國會議員一級級成長,深植多倫多小區多年,又很有名望的鄒至蕙,由領先者變成大幅度落後者呢?
  多倫多懷雅遜大學(Ryerson University)的政治學教授薛米亞迪基對加拿大廣播公司(CBC)說,鄒至蕙的競選策略有問題。他分析道,在競選中居於領先地位,時常會為保險而採用保守策略,而這麼做有可能缺乏銳氣而喪失攻擊力,嚴重時有可能導致競選失利,鄒至蕙的選戰或許也是這樣誤入歧途,這是原因之一。
  第二個原因是鄒至蕙不夠雄辯,競選教育委員、市議員、國會議員不需要經歷激烈的辯論,而多倫多市長競選,辯論是一場接一場。在目睹這麼多次市長候選人辯論後,人們不難看出,鄒至蕙不是一個口才很棒的辯論家。
  反觀福特市長,具有使用很通俗易懂的老百姓式語言打動選民的本事,他的哥哥道格福特同樣擁有這樣的煽動性,在辯論會上時常令民意支持率一枝獨秀的莊德利淪為配角。
  候選人之間的辯論對選民的影響作用很大,福特兄弟辯論本領強,極大地彌補了福特吸毒、酗酒壞名聲對其支持率構成的傷害,也許這就是福特兄弟能夠逐漸追趕上來的重要原因。
  薛米亞迪基推測,第三個原因可能是選民的策略性選擇,亦即有些贊同鄒至蕙政綱的選民,為了不讓福特家族的人當選市長,防止鄒至蕙和莊德利相爭分薄選票,讓道格福特漁翁得利,寧可放棄鄒至蕙,將選票集中投給莊德利。
  現在距離市長選舉投票日還有不到三周時間,鄒至蕙是否已無翻盤的可能性呢?薛米亞迪基表示,鄒至蕙還是有希望,例如她最近在攻擊莊德利的“智能軌道”(Smart Track)交通計劃方面,便很有效果,有可能因此為她贏取選民的支持。
  曾經競選過國會議員及積極從事小區及工會活動的吳溫溫指出,鄒至蕙還有一項民意調查難以反映的優勢,那就是鄒至蕙得到一個強大的義工團體的支持,這些義工挨家挨戶向選民介紹鄒至蕙的政綱,將可以說服很多選民。  (原標題:鄒至蕙競選多倫多市長先盛後衰 被指存三致命傷)
創作者介紹

落地窗簾

mo45mojqk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